来自 红树林彩票平台 2018-05-26 22:04 的文章

压根也不打算委屈自己的顾铮在盯着林水秀的脸

 早已经饥肠辘辘的顾铮,也顾不得形象,拿着木铲,灭火掀锅,端出咸鱼,捧上盛饭的瓷碗,连窝都没挪,直接就在黑乎乎的灶台间一蹲,吃将了起来。
 
    靠海吃海的渔民,最不缺的就是新鲜的海货,被天然海盐浸透的十分有滋味的咸鱼,因为水蒸气的渗透,让它原本风干掉的鱼肉,又再一次的饱满了起来。
 
    但是经过风干处理过的鱼身,肉质又比新鲜的海鱼更加的瓷实有要劲,吃到嘴中的时候,却没有鲜鱼那般的寡淡,十分的适合下饭。
 
    对自己的手艺满意的不行的顾铮,就在黑暗中塞一口米饭,配一口鱼肉,吃的是酣畅淋漓,当他把手中的空碗又伸向了面前的饭锅的时候,就听得从他屋外传来了一阵娇娇嫩嫩的声音。
 
    “顾哥哥在吗?我是林妹妹啊。”
 
    呵呵,你林妹妹,我还宝哥哥呢。
 
    直接被这一声叫的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的顾铮,突然就对委托人的审美和最终的心愿,产生了深深的无力感。
 
    你说你怎么喜欢这种类型的女人啊,这是他顾铮最不愿意打交道的类型。
 
    就算此时的林水秀,按照年纪来说,还是个地道的萝莉吧。
 
    可是你就算是个暴力萝莉,辣妹萝莉,面瘫萝莉,也比你个装娇弱的假萝莉强吧。
 
    谁让他倒霉接了这任务呢,那就硬着头皮上吧,不就是比谁更恶心人吗?我最拿手啊。
 
    想到这里的顾铮,也立马换上了一副欣喜的表情,扭着屁股就从灶台间走了出去,出门前还不忘将饭锅扣上,这才用更加激动的声音回应道:“林妹妹?我在,你怎么来了?”
 
    而站在顾铮屋外不远处的林妹妹,在听到了她的仰慕者回应之后,则将手中粗制的绢帕仿若不好意思一般的,轻轻一捂嘴,笑道:“怎么?顾哥哥忘了,是你答应我今天要给我捞金蝶贝的,我这连家门都没出,就在等哥哥回来呢。”
 
    “没想到顾哥哥这里早就回来了,还给自己蒸了饭食,哎呀,这香味可真好闻,香的我在家中都能闻到。顾哥哥,今天做了什么好吃的啊?”
 
    敢情这位是闻着味的过来了,不但想要白吃,还想要白拿。
 
    这要在现实里,顾铮早就不能忍了,想占他的便宜的人还没出生呢。
 
    可是陷入今的顾铮,在看到了现实版的林水秀之后,他突然就对委托人传输给他的记忆,产生了深深的怀疑。
 
    在委托人的记忆中,林水秀虽比不过明媚动人的大家闺秀,却也是清秀可人,温柔体贴,别有一番小家碧玉的味道。
 
    可是现如今站在顾铮面前的,个头不足一米5,身材仿若四季豆,拿着手帕东施效颦装淑女装成熟的小学生,她t到底是谁?
 
    如果这就是委托人所一生痴恋,并为此女间接的丢了性命话,顾铮也只能送给他一句话,你瞎啊!
 
    可能这就是委托人一直念念不忘着的,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眉,同居长千里,两小无猜疑的调调吧。
 
    但是你这里只有林水秀一支青梅,可人家林水秀,在村中拥有的竹马,可是能组成一个满员小旗的人数了。
 
    自作多情,莫过于此。
 
    既然任务是他顾铮来做的,那么委托人对不起了,所有的事情也必须按照我的意愿来完成。
 
    虽然经历过了不少的世界,但是现代人思想根深蒂固的顾铮,依然还是信奉,上层经济才是决定精神生活的必要条件。
 
    他现在虽然无钱无势,但是像委托人那般,一味的伏地做小的讨好一个女人,他办不到。
 
    以前的委托人他倒是有求必应了,最后怎么样,最终还不是敌不过现实这个玩意嘛?
 
    所以,趁着现在年纪还小,压根也不打算委屈自己的顾铮,在盯着林水秀的脸呆愣了许久之后,才回了话:“我做了蒸咸鱼配白米饭,可香了。可是林妹妹,你就别想吃了,我因为要给你捞金蝶贝,太饿了,刚才就已经全部吃光了。”
 
    “啥?”这突如其来的回答,让还以为顾铮是因为看到了她的美貌才呆愣起来,暗自得意的林水秀,给震惊在了现场,连后边的对话,都忘了装一下柔弱了,这一声,基本上就是吼出来的。
 
 200 波澜壮阔的开海
 
    可是见惯了大风浪的顾铮,依然还是笑着,心中却是对委托人的见识浅薄更加的鄙夷不已:“我是说,林妹妹,我把饭食吃完了。哦,还有,今天的风浪太大,海底边上的礁壁太过于浑浊,我也没有捞到金蝶贝。”
 
    “林妹妹?林水秀?你没事吧?你刚才怎么回答的那么凶?是谁又惹到你了吗?”
 
    被顾铮这么关心的一询问,立刻察觉出自己已经失态的林水秀,马上又把脸上的表情端的是温温柔柔,有些伤心的回到:“那,那顾哥哥下次记得,一定给我带几个金蝶贝回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