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红树林彩票平台 2018-12-12 14:18 的文章

这次来华夏我一共有三个目的

 
  论坛上已经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
  “你就是孙家少主吧?”
  一个人走上前来,站在孙虹身前询问。
  闻言,孙虹面色一变,轻轻咬起嘴唇,一个字也不说。
  “去他妈的孙家少主,我只认识杜仲的兄弟孙虹,杜仲的兄弟就是我的兄弟!”
  来人笑道。
  这话一出,孙虹脸上年轻微的痛苦之色,瞬间消散。
  取而代之的,是感激。
  是欣喜!
  “没错,去他妈的当今孙家少主,我兄弟的位置,有朝一日我定要给他夺回来。”
  人群中,一人高喊。
  “哈哈……”
  “咱们古武堂有多了一个兄弟,这可得好好庆祝!”
  “没错,上酒!”
  众人纷纷高呼。
  孙虹,更是激动得无法言语。
  如此多的高手,如此多的兄弟。
  他怎能不激动?
  激动间,孙虹转目看向杜仲,却见到了杜仲脸上那一丝温和的笑容。
  这一刻。
  他才真正的见识到,那个只存在于传闻中的杜仲,到底有多么的强大。
  在他眼里,杜仲强大的不是武力。
  因为,没有武力能让他臣服。
  杜仲的强大之处,是武德。
  一颗足以煽动,也有着足够强大凝聚力的心!
  “你好……”
  感激的看了杜仲一眼,孙虹立刻就跟涌上来的高手们,一一的打起招呼来。
  有这么多的高手在。
  他的实力,必然能越来越强。
  孙虹那双一直憋屈的眼眸,在这一刻骤然爆发出一丝精芒……
  而在众人一一和孙虹打招呼的时候,杜仲却是悄然离开了古武堂。
  孙虹刚来,还是个新人。
  应该给他多一点的空间,去学着和大家相处。
  杜仲的存在,只会让他拘促。
  “吱吱吱……”
  离开古武堂,走在树林间,一阵熟悉的叫声,突然就从远处传了过来。
  “小白?”
  听到喊叫声,杜仲就忍不住的嘴角一翘,露出一丝微笑。
  “这小家伙,难到是想我了?”
  微笑间,杜仲朝着叫喊声的源头转头望去。
  映入眼眸的,是一道白光。
  “嗖!”
  破风声响刚起,小白就冲到了杜仲身前两米处。
  “小家伙,怎么我刚回来就找上门来了?”
  杜仲嘿嘿一笑。
  “吱吱……”
  小白直起身子,不满的叫喊了两声,然后把手朝着杜仲背后的背包上一指。
  这一指。
  杜仲立刻就感觉背包里传来一阵骚动。
  “差点把这个小家伙也给忘了。”
  杜仲一拍脑门。
  从天山回来的时候,孙虹就把小红犼交还给了杜仲,为了避过上飞机前的检查,杜仲刻意买了个背包把小红犼给装了起来,并用能量罩将其隐藏起来。
  要不是小白提起,杜仲差点就给忘了。
  “嗷……”
  取下背包,杜仲刚一打开,就有一个奶里奶气的轻吼声传了出来。
  凝目一看。
  只见,小红犼正仰面朝天,一张极为可爱的小脸上,嘴巴大张着,仿佛是在打哈欠一般。
  “吱吱!!”
  小白的叫声传来。
  “唰。”
  小红犼猛的翻身而起,一跃就从背包底部跳到了杜仲的肩膀上,轻轻的偏过脑袋,在杜仲的耳根下亲昵的摩擦了几下之后,才一脸机警的转过头,四处张望起来。
  见到小白的时候,猛的一窒。
  “吱!”
  见状,小白双手往腰间一插,叫了一声之后,立刻化做一道白光,直接冲上了杜仲肩头,站在小红犼身旁,爪子往小红犼头上一拍。
  “嗷……”
  小红犼立刻就低了下脑袋,一脸委屈的呜鸣起来。
  “吱吱!”
  小白继续叫着。
  仿佛是在对小红犼训话一般。
  小红犼时不时的叫上一声。
  可怜杜仲就这么站着,望着两只小家伙,在那里表演。
  终于。
  足足叫了五分钟之后。
  小白的爪子在小红犼前肢上一抓,直接就拖着小红
 
  等血魁站起身飞到他身旁,他才转头望向杜仲,一脸的无语。
  仇东升一惊,脸色唰的一变,立刻就张口否决道:“不可能,这是我第一次
  大部分都在质疑杜仲的实力,其中更有一部分人,直接对杜仲破口大骂。
  良久。机的,虽然杜仲是老板,可是军人出身的他,对这些规则也是极为看重的,毕竟济世中医院是他毕生的心血。
  医院,跟基地不一样。
  基地里就那么几个人,影响不到什么,但是济世中医院既然做起来了,那就一定要做好。
  无规矩,不成方圆。
  “先散会吧。”
  苦笑一声,杜仲看了看时间,差不多也该到饭点了,当即就张口说了一句,旋即立刻走出会议室,从裤兜里把手机给掏了出来。
  一看。
  打来电话的,赫然是秦老。
  “还好……”
  杜仲暗暗庆幸。
  还好时间刚好合适,否则的话他就只能把秦老的电话挂断了。
  虽然有足够的理由,但那也是一件很不尊敬长者的事,更何况秦老还是杜仲的师父。
  “师父。”
  接起电话,杜仲恭敬的喊了一声。
  “恩。”
  电话那头,传来秦老激动和兴奋的大笑声。
  “您这是遇上什么事了,这么开心?”
  杜仲张口问道。
  “哈哈,好事……天大的好事。”
  秦老大笑着,说道:“我这些老朋友,经过了这两个月的闭关,终于在今天全部出关了,而且所有人全部都突破国医晋升成为神医了。”
  “什么?”
  杜仲先是一惊,随后立刻就兴奋了起来。
  那模样,大喜过望!
  “太好了,太好了……十个神医,这下才真的是中医复兴有望了啊!”
  杜仲激动的呢喃着。
  呢喃间。
  灵机一动。
  十个神医。
  这可是十个神医啊!
  要是邀请十个神医来亲自选拔人才,那就绝对错不了啊。
  能入得他们法眼的,杜仲是绝对的相信!
  “没错,中医复兴有望了!”
  电话那头,秦老笑声不断。
  “师父。”
  杜仲轻喊一声,张口道:“我有一个想法。”
  “什么?”
  秦老一愣。
  “我想请师父和其他的师叔来帮我选拔人才。”
  杜仲直接张口道。
  “选拔什么人才?”
  秦老也纳闷了。
  “是这样的……”
  杜仲立刻张口,详详细细的把这两个月来,有关于济世中医院的事情,全部都说了一遍。
  这一听。
  秦老顿时就惊讶了。
  他也没想到。
  这才两个月的时间,杜仲居然搞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来,不但让全世界重新认识了中医,还让整个中医界都为之震动!
  “师父,咱们的济世中医院马上就要开始招生了,这第一届的学生必须要足够重视才行,所以我想……”
  说到这里,杜仲刻意的把语气拖长。
  “没问题!”
  杜仲的话还没完,秦老就立刻张口说道:“这事就包在我身上了,到时候我一定叫他们一个个全部到场。”
  “谢谢师父!”
  杜仲更加兴奋了。
  又跟秦老聊了几句家常之后,杜仲才挂断电话。
  一切准备就绪。
  面试的事情也不需要操心了,至于一些设备等等的小事,杜仲则全权交给了杨柳去办。
  全部交代完之后。
  杜仲才离开医院,返回前山。
  “恩?”
  刚回到基地办公室门前,杜仲的身形就猛的一顿。
  他感觉到了一股气息。
  一股非常熟悉的气息。
  木老。
  木老回来了!
  “唰!”
  想也没想,杜仲身形一动,直接飞掠到莲花山基地的大门前。
  把大门推开的同时,往前方一看。
  只见,一道黑影整踏空而来。
  短短五步。
  木老便是从遥远的天际,闪烁着来到了杜仲身前。
  “师父。”
  杜仲恭敬的给木老行礼。
  “恩。”
  木老满意的点点头。
  随后,两人直接走进杜仲的办公室。
  来到办公室里。
  “师父,您……?”
  杜仲张口问道。
  “听说,你去天山了?”
  杜仲的话都没说完,木老便是直接张口问了出来。
  “恩。”
  杜仲立刻应了一声,张口道:“这次去天山,倒也遇到了不少事。”
  “哦?”
  木老稍微一凝,张口道:“来,给我详细说说。”
  杜仲点点头。
  立刻就把天山上发生的事情,从头到尾详细的全部说了一遍。
  听完杜仲的话。
  木老冷声一哼,张口道:“这群渣滓,就喜欢弄些阴谋诡计出来,看样子这段时间我得在你这莲花山上住下了,以防那群宵小之辈跑来惹事。”
  “恩。”
  杜仲点点头,张口道:“您去商议的结果怎么样?”
  “唉……”
  木老感叹一声,张口道:“朋友们都老了啊……”
  “不过,老了就更不怕死了!”
  说到这里,木老眼中精光一闪,张口道:“上一次我们没有退缩,这一次更不会退缩,而且大家都目标一致,这一次一定不能让那个大魔头,再继续活下去了,只要他再敢惹事,定叫他有来无回!”
  听得这话。
  杜仲心中暗暗的松了口气。
  “你这次做的也很好。”
  木老欣慰的看着杜仲,张口道:“天山之行,不但挫败了他们的阴谋,同时也在武林中树立了威望,还让武林人知道了黑袍人卷土重来,这一举三得的事,干得不错!”
  杜仲咧嘴一笑。
  “对了,你那古武堂筹备得怎么样了?”
  木老又问。
  “已经找到不少人了。”
  杜仲微笑着说道。
  “哦?”
  木老眼前一亮,张口道:“带我过去看看?”
  “好。”
  杜仲点点头,立刻带着木老前往古武堂。
  很快的,两人就来到了古武堂内。
  在杜仲的召集下,所有人全部来到了演武场上。
  杜仲和木老,就站在那个巨大红色武字的中心处。
  等众人聚齐,杜仲才张口说话。
  “今天把大家叫过来,是为了给大家介绍一个人。”
  望着众人,杜仲面带微笑的看向木老,说道:“家师,木仁峰,大家可以叫他木老。”
  似乎是为了给杜仲面子。
  听到杜仲的介绍后,众人轻轻点头,但那神色显然是没有把杜仲说的话放在心上,更没有把木老看在眼里。
  毕竟,他们中大多都是武林中的新人和中层,对木老也并不熟悉。
  见众人漫不经心,杜仲正想继续开口的时候。
  木老却是突然伸手,拍了拍杜仲的肩膀。
  杜仲心领神会!
  当即就后退了一步。
  “恩?”
  就在众人疑惑之际。
  “轰!”
  宛如晴空惊雷。
  一股无比庞大而恐怖的气势,骤然自木老体内冲天而起,而后从天而降!
  这气势一出。
  所有人的脸色顿时就变了。
  正想转目交汇,谈说议论的时候,大家突然发现,那恐怖的气势竟是压的他们连身子都移动不了分毫。
  而随着气势的下压,众人甚至觉得喘不过气来。
  这下,所有人的脸色都变得无比的惊骇了起来。
  一个个满目震惊的看着木老,感觉口干摄燥,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站在木老身后。
  杜仲咧嘴一笑。
  见到这般情况,木老才满意的一挥手。
  那恐怖的,将人压得喘不过气来的气势,瞬间烟消云散,就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
  “呼呼……”
  演武场上,急促的喘息声,此起彼伏。
  众人眼里的骇然之色,没有丝毫的减弱。
  每一个人都心有余悸的望着木老。
  眼前。
  这个平凡的老头。
  居然恐怖如斯!
  谁也没有想到,一个在他们眼里,完完全全就是个普通人的木老,居然会有如此恐怖的实力。
  毫无疑问。
  若是跟木老站在对立方的话,别说他们这点人,就算再多十个倍,木老依旧能轻易的全部灭杀。
  震惊徐徐转化,化为敬仰!
  武者,以武为尊,以武德为行。
  木老的实力,已经足以受到他们所有人的尊重。
  身为杜仲的师父,木老的武德还用说吗?
  “好了,大家也都认识我师父了,接下来师父会在莲花山上坐镇,各位在修炼上遇到什么问题,可以向师父请教。”
  望着众人脸上震惊的神色,杜仲满意的张口说道。
  闻言,众人立刻就激动了起来。
  他们,安心了。
  有这么一个强横之人坐镇,他们的修炼就绝对不会出现任何问题!
  ……
  天山。
  等了几天之后,那油红色的屏障,终于是在时间的拖延下,消失怠尽。
  “唰唰唰……”
  林中,两道身影飞速的移动着。
  “你相信杜仲的话?”
  跟随在仇东升身后,马权一脸疑惑的朝前方的仇东升问道。
  “不可不防!”
  仇东升挑了挑眉,张口说道:“杜仲做事向来没有章法,或许当时的确没有人在山外埋伏,但是今天有没有可就不一个了。”
  闻言,马权沉思了一会儿,才轻轻点头。
  两人一前一后。
  从另外一个方向,飞速的冲下天山。
  “杜仲……”
  谨慎的走出天山地界,查探了一下,确定附近没有埋伏之后,仇东升才把牙关一咬,举目远眺着那座差点埋了他两次的雪山,张口道:“你给我等着,这次的仇我会一点一点的从你身上讨回来!”
  “新年快乐?”
  一想起杜仲离开前的那句话,仇东升就忍不住的捏紧拳头,张口喝道:“你他妈别想过好这个年……”
 
 
第三百四十章 我说不行,就是不行!
  是夜。
  夜如冬凉。
  嗖嗖的冷风,吹过面孔,给人一种刺破皮肉的微痛感。
  冷风中,刚刚视察完种植基地的杜仲,缓缓的朝着自己的宿舍行去。
  “要过年了啊……”
  来到房间门前,杜仲轻叹一声,摇摇头推门而入。
  刚走进房间,甚至都还没来得及关上房门。
  “嘀嘀嘀……”
  裤兜里,手机铃声突然就响了起来。
  “这么晚了,谁啊?”
  不急不慢的关上门,杜仲才从裤兜里把手机掏出来,望手机显示屏上一看,脸色立刻就变了。
  “妈?”
  看着来电显示,杜仲心中一惊,立刻接通电话,张口便道:“老妈,怎么突然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
  “怎么,我给你打个电话,你还不乐意了?”
  电话那头,传来杜仲母亲不满的话声。
  “我怎么敢。”
  杜仲嘿嘿一笑,说道:“您给我打电话,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敢不乐意啊。”
  “这还差不多。”
  杜仲的母亲哼哼一声,说道:“这都多长时间了,你小子也不知道给老妈打个电话?”
  “我这不是忙吗?”
  话声出口,杜仲尴尬的笑了几声,脸上却流露出一丝难言的苦涩。
  他也想好好孝敬父母。
  也想无时无刻的陪伴在父母身边,可他总被牵制着,连见父母一面的机会都没有。
  这让他心里很是愧疚。
  “我知道你干了不少大事,也知道你忙,所以这么久都没敢联系你,就怕耽误你的时间。”
  杜仲的母亲很理解的说了一句,旋即又张口道:“不过,这次我可不怕,还有一个多月就要过年了,你小子也该回来了吧?”
  “一定。犼从杜仲的肩膀上跳了下去。
  “呜呜……”
  刚一落地,小红犼就惊惧的转过头来,无比委屈的看着杜仲呜鸣。
  “小白,不能欺负他,知道吗?”
  杜仲轻笑一声,朝小红犼投去一个安慰的眼神之后,才对着小白说道。
  “吱!”
  小白立刻直起身子,拍了拍胸脯。
  然后对着小红犼叫了一声,立刻就蹿出去三米。
  小红犼还是站在原地看着杜仲,一动也不敢动。
  “去吧。”
  杜仲温和的一笑。
  “嗷……”
  得到杜仲的允许,小红犼立刻兴奋起来,一转身就立刻追着小白蹿了出去。
  “吱吱!”
  小白兴奋的叫喊起来。
  完全一副大哥作派,带着小红犼在树林间快速的跑动着,四处玩耍,偷吃各种东西。
  对于这一切,杜仲完全当做没看到。
  其实,杜仲很清楚。
  小红犼刚生出来还没意识的时候,就被抢夺了,之后更是一直被他背在身上,这么些天来小红犼已经习惯了他身上的味道,几乎已经把他当成了父亲。
  所以,小红犼才会对杜仲如此惧怕。
  “也好,这样一来,小白也多了个伴。”
  望着玩耍得极为高兴的两只小家伙,杜仲笑着呢喃了一句,旋即才转身离开。
  回到种植基地。
  杜仲直接来到了西奥多拉的弟弟,维斯的房间里。
  “恢复得怎么样?”
  刚进入房间,杜仲就见到维斯站在西奥多拉的身前,原本苍白的脸色,已经变得红润了起来,虽然撑着身子的双脚还在微微颤抖着,但是整个人的起色却比之前,要好得多得多。
  “好了许多了。”
  见到杜仲,维斯立刻就张口说道:“杜仲先生,我要感谢你,感谢你让我拥有了第二次的生命。”
  “不必感谢。”
  杜仲轻轻摇头。
  “我知道,治疗我是你跟姐姐的一个交易,但也请接受我最真诚的感谢。”
  维斯努力的朝杜仲行了一个绅士礼。
  “那好吧。”
  杜仲耸耸肩,张口道:“看来你恢复得不错,按照这种情况下去,不用一个月的时间,你就能完全恢复过来。”
  “那简直是太好了。”
  维斯很是激动。
  “跟维斯说的一样,虽然我们之间是交易,但我也要感谢你,这些天我不在的时候,让莲花山上的朋友们照顾维斯。”
  西奥多拉张口,说得很诚恳。
  “恩。”
  杜仲也不墨迹,点点头表示接受了感谢。
  “现在,维斯快好了,我在华夏的目的也全都完成了,接下来我也该回国了。”
  西奥多拉咧嘴一笑。
  “恩?”
  杜仲一愣,张口说道:“现在,你该告诉我你的目的了吧?”
  “好啊!”
  西奥多拉嘿嘿一笑,张口道:“其实,,第一个是把那些兵器交给你,第二个是为了救治维斯……”
  说到这里,西奥多拉停了下来。
  “第三个呢?”
  杜仲问道。
  “第三个……”
  西奥多拉笑着,凝望着杜仲,同时把手朝杜仲一指,说道:“就是为了看看你的能力,到底在什么程度!”
  闻言,杜仲顿时就无语了。
  “你跟我去一趟天山,差点把小命都给送掉,为的就是探查我的能力?”
  杜仲很无语的问道。
  “没错。”
  西奥多拉张口说道。
  杜仲苦笑。
  难怪这丫头,无论如何都一定要跟着自己去天山,原来打的是这个目的。
  “对了,再离开之前,我还有一件事要拜托你。”
  西奥多拉张口道。
  “什么事?”
  杜仲问道。
  “维斯的病,一直是我心头的一根刺,如今找到了这根刺的源头,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再把维斯置于危险境地中的。”
  西奥多拉深深的吸了口气,才张口说道:“我想把维斯留在莲花上,拜托你照顾他,我实在是不放心把他带回德国,因为我不知道让他跟我一起回去的话,还会不会再发生同样的事,这种事我绝不允许再次发生,有任何一点点的苗头,我都要把他掐灭!”
  “这……”
  杜仲一愣。
  “别忘了,我手里还有不少魔兵哟。”
  见杜仲要拒绝,西奥多拉根本就不给杜仲张口的机会,直接就开口把杜仲的退路给堵死了。
  “你行!”
  无奈之下,杜仲只得答应。
  当天下午,一切都说好之后,西奥多拉就带着全部的手下和保镖离开了莲花山,直接返回德国。
  第二天一早。
  杜仲赶从睡梦中醒来,就立刻前往济世中医院,询问了一下关于招收学生的情况。
  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
  从杨柳的口中。
  杜仲听到了一个让他自己都感觉到惊讶的情况。
  济世中医院,在全国范围内,收到一百万个报名表,没有一个重复的,也就是从宣告报名开始那一天起,到现在就有足足一百万人报名。
  这种火爆程度,简直震惊了全球的名校。
  随后。
  经过筛选,还有一万个人进入到了面试阶段。
  这种恐怖的效应,就连杜仲自己都没有想到。
  不过,在高兴的同时,杜仲也在鼓励着大家,让大家不要太劳累,毕竟一万人面试的工作量可不小……
 
 
第三百三十九章 十个神医!!!
  济世中医院里,会议室里。
  杜仲跟杨柳等人仔细的商谈着关于面试的企划。
  “距离面试还有9天时间。”
  听完汇报,杜仲轻轻敲着桌面,张口说道:“在这9天时间里,所有的前期准备工作,一定要做到位,绝不能有一丝马虎!”
  众人点头。
  杜仲继续张口。
  可正要说话的时候。
  “嘀嘀嘀……”
  一阵电话铃声,突然就响了起来。
  杜仲仔细吓了一跳。
  开会的时候,明确规定不能带手